相关文章

——清华学子看河南农村公路

  “村村通”让林州山区变了样。本报资料图片

  拿山景当画看,就是充不了饥

  村边是小溪潺潺流淌,远眺是青山环绕,重峦叠嶂。路旁的桐柚树、柿子树、板栗树枝繁叶茂,果实累累;坡上竹林幽静,池塘清澈见底。行走在鲁山县张沟村这一派田园风光中,让人忘记了一路的疲乏。

  “以前这里可是一个穷山村,村民们拿山景当画看,就是充不了饥。”村支书许建军笑着说。

  张沟村位于伏牛山东麓,离秘洞山庄风景区仅8公里,离石人山风景区34公里。村里人口1200多人,人均耕地不足三分。到2002年,村里的年人均纯收入不足600元,是一个交通闭塞、经济落后的穷村,丰富的旅游资源更是乏人问津。

  2001年,许建军参观学习了栾川县和石人山区周边农村发展“农家乐”项目的经验。他萌发了一个念头,同样山清水秀的张沟村也可以开发“农家乐”经营。2002年,他们和平顶山市天佑旅行社联系,搞“农家乐”开发经营,但始终起色不大。

  “村村通”让“农家乐”火了起来

  “第一批办‘农家乐’的只有六七户人家,客流太少,不成规模。真正发展起来是‘村村通’工程开始以后。”许建军站在平展的村道上向我们介绍。

  在“村村通”工程建设中,村里修建了3500米的水泥路,打通了与外界的沟通,优美的田园风光吸引了众多游客。去年,村里又组织全村修建了各户门前的水泥路。现在,村里已经实现了“户户通”。

  张沟村的“农家乐”真正火起来了。原来崎岖的山路平整了,“晴通雨阻”的现象没有了,3.5米宽的“村村通”把张沟村与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。“路修好了,大车小车都能进来了,客人也多了。五一、十一黄金周基本每家都是客满,全村一天能来200多位客人。”村民张霞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,一边和我们说话。

  如今,村里的“农家乐”已经发展到40家,仅这一项,这些户年收入就达3万元左右。

  “农家乐”现在已成为带动全村经济发展、脱贫致富的“龙头项目”。近年来,全村年人均纯收入直线上升,从2003年的600元上升到2004年的800元、2005年的1800元和2006年的2800元,全村已基本实现脱贫致富。

  “周末来要提前预约”

  “绿颜色,长有扁长叶子的是丑娘叶;这种树叶子上带有半开不开的花骨朵的叫珍珠花。”

  村里的“农家乐”分为A区和B区,一溜儿排开,很整齐也很干净。A区2号“农家乐”的村民何莲叶热情地和我们聊天,向我们介绍着不同的农家菜种类。

  “俺家的客人有平顶山市的、郑州市的,还有东北、北京、山东、湖北的。”何莲叶一副见过大世面的神情。

  为管好村里的“农家乐”项目,张沟村专门成立了村“农家乐”管委会,每星期开一次会,研究接待方案,听取游客意见,检查各家卫生。哪家收费高了,饭菜质量下降,就会犯“众怒”。

  村里专门开设了场地,有成批游客来村,村里就会开办篝火晚会,让游客们自娱自乐,再送上香喷喷的烤全羊,使游客乐而忘返。“平时的客人很多,春、秋季人特别多,来了这批来那批,周末来要提前预约。”

  “省领导还来俺家做客哩”

  三间客房里四壁整洁、床单雪白,院子里停放着一辆大阳牌摩托车。在B区9号院,“内当家”贾双玲正屋里屋外招呼着客人,忙得脚不沾地。

  “当家的在地里干活,两个孩子在广州打工,只有俺在家里忙着招呼客人。”

  堂屋里窗明几净,电视机、音响摆放整齐。屋子中间摆着两桌丰盛的农家菜。“前晌有人打电话预订的。”

  “你们这‘农家乐’一年收入多少?”我们问。

  “一年有5万块吧。”

  “有没有名人来您这里做过客?”我们本想“八卦”一次,贾双玲的回答却让我们吃了一惊:

  “省里有个大领导一个多月前还来过俺家做客哩。”贾双玲说,“那天下着雨,省领导来到俺家,和俺当家的唠家常,还看了俺们的客房。领导说很不错,有农家的味道。”

  “他告诉俺当家的,‘农家乐’宾馆要安静、方便、卫生,要让游人吃好、住好、玩好,吸引更多的人前来观光,带动村里经济发展。”

  清新而独具风味的农家菜,成为城市人的新宠。

  “农家乐是我们的名片”

  “‘农家乐’已经成为张沟村的一张名片。”许建军告诉我们。

  许支书也有名片,而且别具一格。正面印着醒目的“张沟村农家乐自然生态游”,背面印着“吃农家饭,住农家院,享农家之乐;小河边,围篝火,伴歌舞,烤牛腿山羊。”既不合辙也不押韵的几句话却体现了农家人的品牌意识。

  以往的张沟村隐藏在深山密林中,不为外界所知,村里偶尔开进来一辆汽车孩子们都要追着看。“现在出去开会,一说自己是张沟村的,别人就会恍然大悟似的说,你们就是那个搞‘农家乐’的张沟村吧。瞧,小小‘农家乐’也成了品牌。”许建军说。

  村里的“农家乐”品牌也吸引了外地客商。有人投资180万元建成综合旅游休闲项目——宏鑫山庄,带动了当地餐饮服务、维修、经济林等产业同步快速发展。

  “而这些,都是‘村村通’给的。”许建军又说。(清华大学学生 杜涛本报记者 聂世超)